三十里里

为什么你要只投资你懂的东西?很简单,设想一下,你跟风投资了一只你不懂的股票,有一天股价突然暴跌,你会怎么办?股价和公司基本面的偏离,市场上时常发生. 如果你对这支股票,这个公司,这个行业有深刻的理解,你可能会放手不断逢低吸纳,不慌不忙。如果你是一知半解,就会开始恐慌,就会寻求他人的心理安慰,直到损失实在太大,撑不住了,不得不割肉。
关于电动车的趋势判断,不用想复杂的人工智能、新生活、自动驾驶这些无法量化的因素。只需假设两点:1)如果电动车变得比汽油车更便宜;2)如果充电变得跟汽油车一样方便;那么汽油车还有优势吗?
如果你每天都是激动无比、上冲下洗,人肉跟人家的量化机器对抗,那你只是在「跟机器玩游戏」而已,跟投资不沾边。投资一定是平静的、慢速的、防御的。正如列夫·托尔斯泰在《战争与和平》中说:“天下勇士中,最为强大者莫过于两个——时间和耐心。”

为什么美国政府发债,国债收益率会达到新高?政府想通过发债筹钱,那就得有人花钱买。如果买的人少,债券就会提高利息,才能吸引多点人买。而买的人多,债券就会降低收益率,从而降低政府筹资成本,不愁卖嘛。但美国政府过去已经发了很多债了,现在再发1.9万亿,如果收益率还低,就很难吸引人购买。所以美债发得越多,买的人又少,收益率自然就越高了。
价值投资有很多方式:投估值,低估时候买入,赚价值回归的钱。投成长,合理估值的时候就可以买入了,赚企业成长的钱。当然也有一捂就是十年,赚企业全周期的钱。你得清楚自己赚的是什么钱,且各有成功代表供你学习,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即可。
一家一年赚10万纯利的小卖部,老板如果开价2千万转让,你可能觉得他是个乱开价的傻x。但股市中那些炒到 1、200 倍市盈率的一堆堆的,还有人继续买,他们会称这家小卖部很有未来。但高估了就一定会找机会下跌,那也没什么好惊讶的,他们称之为技术调整。
最近很多价值股连续暴跌,但芯片科技等连涨两天。你仔细看就会发现,跌的隆基股份、五粮液之类的原先都是机构重仓股。基金集体调仓,散户接盘,亘古不变。
流动性负债端收紧预期一出,通过低利率拆借美元购买的风险资产,都会因为实际利率的上抬而不得不拆仓。通俗点就是:钱预期要收紧,前面靠钱吹出的泡泡要相应缩水了。
会计是经营的记分牌,它将公司复杂的经营活动转化成一组客观的数字。财务就是解释这些会计数字,并据以评价经营业绩和规划未来活动。那些振振有词说「我是来做投资的不是当会计的」显然是一帮既不懂「会计」也不会「财务」爽嘴人士。
看多或者看空,都应该基于冷冰冰的商业分析,而不是个人的喜好。比如:你不喜欢喝酒,你身边的人不喜欢喝酒,都不应该影响你对白酒高利润的判断。
一位短线投资的朋友告诉我,他最大的挫折是无法从错误中吸取教训,像一只转轮里的仓鼠。
只要做投资,说不犯错是很难的,但至少要控制犯错的范围,不致命最重要。被迫离场的人曾经多牛都没有意义。
在大多数情況下,股票拆股一分为二,比如,原来每股 600 元,分割为两股后,每股为 300 元。尽管从逻辑上来看,股票分割相当于把 1 块钱分成两个 5 毛放回你的账户,但还是令许多人产生了一种虚假的兴奋感,导致拆股后大涨。
越接近12月,留给捡便宜的空间就越少。那些受到疫情影响的企业,在中国的疫苗也出来后将逐步恢复回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