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十里

之前很多人幻想如果回到2018年末低点买入就好了。现在很多标的都在接近了,大家的表现并没有想象中坚定。能在悲观中看到机会,对大部分人来说是做不到的。
单从目标出发,基金的第一目标不是从市场上赚钱,而是长久的收取高额管理费。

出资人和管理者的目标并不一致。

《大空头》里的原型人物 Michael Burry 在市场波动的时候强行禁止出资人赎回,最终为投资者赚取巨额回报,但换来的却是出资人离去,最终基金解散。

大部分基金管理者为了迎合出资人,让投资者不要跑,自然要追求所谓的「持股体验」,做低波动、考虑清盘线、以及追逐出资人喜好的热点资产。做足了以上事情最后才是考虑收益。最终导致真正能赚钱的基金少之又少。


投资中通常是你选择不做什么比做什么更难。把人干掉不难,一刀子捅过去就是了,不行再多捅几刀。但更难的是不被发现、不被抓、不被法律制裁。达到目的,还要全身而退不把自己搭进去才是真正的赢家思维,不然就跟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夫没什么区别了。我想应该没人愿意把国家交给莽夫管理吧。
之前主流分析都未预测到俄罗斯攻打乌克兰,这次主流对佩洛西的预测以各种安全借口不访台,但终究也是预测。重要的是,事实发生的时候,你的仓位、你的风控是否能抗住。这就是为什么不能加杠杆,加了你今晚就睡不着。
对 DD 进行顶个处罚,对它来说未尝不是一项「利好」。资产价格都是对未来预期的出价,现在 DD 最大的「雷」落地了,坏预期也就是过去了。
看了关于鹅厂控股清仓式地减持新东方,我个人也是不太看好新东方的,即使最近东方甄选很火。从前新东方不仅仅是行业龙头,它还是一个拥有大量名师个体的平台。注意它是平台。而现在它在抖音平台上卖货,它是作为个体。平台与个体就像淘宝与淘宝店的关系,想通过「个体级别」恢复到昔日「平台级别」的市值是不现实的,这是完全是两个量级的生意。
五月份的数据描述了一件事:中国的问题正在缓解,但美国的问题不是到顶,而是继续恶化,通胀达到新高。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、世界银行,到大资金的动向和仓位都是在传递一个类似观点:2023 年美国将发生经济危机或衰退,而不是2024年。
我知道大部分投资者能感知到当前的机会,所谓「别人恐惧我贪婪」张口都能说出来。只是当前的股价低迷,他们就选择性去忽略机会的存在。投资都在讲一个词叫「时间拉长来看」。这不是忽悠人,而是企业经营获利、资本恢复信心,必须消耗时间,等市场反应过来,机会就不在了。人要是有点远见,绝对不可能穷。
知道长期资本是怎么倒的,就能体会没有「适度的」杠杆一说,「一点点」杠杆也会死。另外,低息长期贷款不属于这里说的杠杆。
朋友今天很得意地跟我说,他的某只股票回报 100%,可惜不敢买太多。我先祝贺了他,但又觉得很多投资者好像忽略一件事:投资重要的不是单只股票小额赢多次、多高。而是敢不敢在投资上下大注。因为100万总资金只投1万买中10倍股,对整体财富没有质的改变。他们甚至看不上巴菲特的年化 20% ,但人家的是持续 50 年接近满仓的整体收益率,是下大注并赢了很多成就了股神。于是我好奇地问了问整体收益如何。他不好意思地说 5 年总收益 40%,年化只有 6% 左右,远落后于大盘....
俄乌好像停战了,回看记录,刚好一个月。
我特别爱腾讯(腾讯最近被我买成我的第一大持仓),除了它本身的强悍竞争力以外,在资本市场还让人特别放心:首先公司自身很赚钱,互联网超级印钞机;其次是股价低了,腾讯就会自觉去抄自己的底;然后腾讯一次抄自己底的钱就是它一天赚的钱;所以只要股价持续低,它就能、且有能力持续抄。真是一名关心股东利益的好同志。
腾讯上周五和这周一一共花了 6 亿元进行回购。腾讯一天的利润就有 3、4亿元。我希望股价保持低迷,好让腾讯持续回购、多回购些股票来进行销毁。
航空业一直是重资产企业,而且债务也很重,在疫情这两年多是最艰难的。我记得2020年疫情刚起来的时候,我订的是海南航空,想从广州飞北京,但航班一直取消,被退了三四次票,后来海南航空就破产重组了。现在东航出事故,人还没找到,不仅让社会多了一份悲伤的情绪,然后看了看东航的财报,眼看也撑不太住了 $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(00670)$ 。这两年无论是大环境还是企业到个人,真是多灾多难的两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