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十里里

年化10% 一点儿也不难,定投沪深 300 就能做到,我相信每个人都能正确操作。困难在于 年化10%≠每年10%,每年都赚 10% 属于非常困难的事情。但大部分人将「年化」和「每年」两者搞混了,着力追求困难的「每年都赚」,甚至追求不可能的「每周都赚」、「每天都赚」,所谓套牢和解套也是这种思想的延伸。执念之下最终将唾手可得的「年化」 10% 也失去了。
腾讯2014年开始对京东进行投资,回报率是非常丰厚的,但并没有真实的钱进入腾讯的口袋,京东没有给腾讯分过一次红,现在就准备将京东的股票全分给股东。相当于腾讯运用自身的优势替股东做了笔成功的投资,最后这笔资产交由股东处置。
没有超级利空不可能出现低价,也就没有便宜买入好公司的机会,要珍惜现在市场给投资者的机会。
阿里巴巴今年净利润 1506 亿元,同比增长 40.72%。贵州茅台预计今年,净利 550 亿,增长 10.29%。阿里巴巴净利是茅台的3倍,增长率4倍,但市值折人民币只有 2.2 万亿,略低于茅台的 2.5 万亿。东城土豆卖5毛西城卖1块,一定有人从东城进货去西城卖,这是资本逐利性决定的。当利空过去,迷雾消散,人们就会开始抢购便宜货。
之所以不建议使用短线,不是短线无效,而是个人使用短线无效。一是数据分析量、二是无法做到绝对理性。同样是追涨杀跌,量化基金的超级计算机是万亿级数据分析+ 100% 理性执行。个人当然无法做到,于是计算机就轻易从个人投资者的口袋里把钱赚走。如果看几眼K线浪几浪就能赚钱,知道几个死亡交叉就能避免赔钱,那配置超级计算机就没有必要性。几乎可以确定,个人投资者什么时候理解并放弃短线,什么时候投资成绩就能有所提升。
茅台基酒每年挥发竟然高达 2%,是不是挥发到一些人的肚子里去了。
怎么思考腾讯,就是同行能不能做出一个「巨信」来打败「微信」?如果能,要怎么做?如果不能,那么在微信上的十亿用户就是腾讯自身的待开发的鱼塘。我的个人答案当然是认为微信很难被取代,因为迁移成本太高了(腾讯是我的第二大持仓,也可能是持仓决定脑袋)。当前,这个鱼塘在未被充分开发的时候,也在没有伤到任何筋骨的情况下,跌到20倍市盈率。这个是我认为的,继 2019年初 550 元的茅台同样的好机会。所以才买成为了第二大持仓,如果不是因为没钱....
正如地产我听王建林的,保险我也听业内资深人士的评价:「保险行业本身不是一个好行业」 —— 巴菲特在2000年股东大会上如是说。
今年我总收益依然在 - 5% 徘徊,而第二大持仓腾讯更是 -12%。最近芒格不是抄底阿里了嘛,但他半年前买入的阿里已经「亏」快 40%了,大佬尚且如此呢,我就不过分要求自己了。